蔷薇鸿鹄

诗界大咖川大论道,期待中国新诗创作再创高峰

发表时间:2018-10-12 23:15:46来源:蔷薇鸿鹄综合

蔷薇鸿鹄10月13日讯,四川大学成立中国诗歌研究院,“刘福春中国新诗文献馆”落户川大,成为中国新诗研究界令人瞩目的大事。在揭幕式上,中国新诗高峰论坛也隆重举行。

诗界大咖川大论道,期待中国新诗创作再创高峰

来自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的诗评家谢冕,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创办人、诗评家吕进,北大教授洪子诚、吴思敬、赵敏俐、孙晓娅、徐希平、周裕锴等国内多位资深学者,《诗探索》编辑部林莽主编,荷兰著名汉学家贺麦晓教授,日本著名汉学家岩佐昌暲,以及赵毅衡、柏桦、向以鲜、翟永明、蒋蓝、王学东等四川本地多位学者、诗人、作家,相聚一堂,围绕诗歌的传统根基,诗歌研究与创作,诗歌的个体性和公共性等多个议题畅谈,为新诗未来发展贡献智慧。

诗界大咖川大论道,期待中国新诗创作再创高峰

中国新诗与中国传统诗歌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。新诗如何从传统诗歌中获得养分,一直是备受诗歌界关注的重要问题。研究古典文学的四川大学周裕锴教授,在本次论坛上,展示了他将新诗转化为传统诗词的尝试成果。他将徐志摩的新诗代表作《沙扬娜拉》和闻一多的《死水》以古典词牌的韵律和节奏,进行了“改写”,很是新颖。这种做法也引发了与会诗人、评论家对新诗与古典诗歌关系的讨论。

诗人、川大教授向以鲜认为,将新诗以古典诗词的韵律进行‘重写’,“已经将一首诗变成了另外一首诗。比如将徐志摩的《沙扬娜拉》的诗歌,用古典诗词的韵脚进行再表达,所形成的古典诗词,已经跟徐志摩的原诗,不是一个事物。新诗与古典诗词虽然有内在的联系,但是毕竟是两个不同的话语结构、腔调、气质。当然任何尝试都是被允许的,如果改得非常好,也可以供诗人雅聚赏析。”诗人、教授王学东认为,将新诗“改写”为传统诗,“或许是周教授在将古典诗歌与新诗进行调和的一个尝试和琢磨。或许他的尝试是一个路径。不管具体看法如何,大家都真诚希望未来新诗发展更好。大家都共同期待新诗创作的又一高峰。”

诗界大咖川大论道,期待中国新诗创作再创高峰

什么是好诗?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定义。“清晰、鲜活、介入、节奏、想象力,是我认为的一首好诗的五大要素。”向以鲜的提法,得到很多人积极反应。比起传统诗歌,新诗的读者相对较少。这也是诗人、诗评家们经常会思考到的一个问题。诗歌写作如何处理公共性与个人表达之间的关系,是专注诗歌艺术本身的完善,还是多尝试与大众沟通,也是与会诗人、诗评家们讨论的一个焦点。

热 点 资 讯 更多+
图片展示

上海锵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 qiangwei5.com版权所有Copyright: 2008-2017Torch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 

 沪公网安备 31011502400503号      沪ICP备18005951号      联系电话:021-60782014
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二维码
置顶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热线电话
021-60782014
上班时间
周一到周五
二维码
二维码